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必捉!伸向香港的黑手

上觀新聞 12-03

12 月 2 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宣布:

日前,美方不顧中方堅決反對,執意將所謂 "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 簽署成法,這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嚴重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已就此表明堅決態度。針對美方無理行為,中國政府決定自即日起暫停審批美軍艦機赴港休整的申請,同時對 "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 "、" 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 "、" 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 "、" 人權觀察 "、" 自由之家 " 等在香港修例風波中表現惡劣的非政府組織實施制裁。

多個美國非政府組織浮出水面。

在持續了半年的 " 修例 " 風波中,他們到底扮演著什么角色?從華春瑩的回答中就能找到答案:

大量事實和證據表明,有關非政府組織通過各種方式支持反中亂港分子,極力教唆他們從事極端暴力犯罪行為,煽動 " 港獨 " 分裂活動,對當前香港亂局負有重大責任。這些組織理應受到制裁,必須付出應有代價。

他們究竟做了什么?

在香港修例風波中表現 " 突出 " 的眾多非政府組織中,排名第一的,要數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

這是個什么組織?

遠在中國制裁之前,2014 年 10 月,美國國防部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就曾不打自招,親口承認美國政府介入香港 " 占中 " 行動,具體的操作方式正是美國政府通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提供數以百萬計的資金,協助香港推動所謂的 " 民主 "。

這真是 " 坦率 " 得讓人無法接受!不過,白邦瑞揭露了一個事實,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和美國政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該基金會甚至被民間稱作 " 第二中情局 "。

其創始人之一艾倫 · 溫斯頓(Allen Weninstein)早在 1991 年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就表示:"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現在做的許多事情就是 25 年前中情局干的事情。"

而這個所謂的非政府組織,正是搞亂香港的 " 頭牌 " 幕后黑手。

譚主翻了翻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資金鏈,他們真的很 " 看重 " 中國!

2018 年,該組織對外公開的數據顯示,對所有國家的所謂 " 資助 " 中,中國居首位,高達 650 萬美元;搜索關鍵詞 " 香港 ",發現 1994 年到 2018 年,資助金額累計高達 1101 萬美元,僅 2018 年,涉港支出金額就超過 44 萬美元。

當然,這還只是公開數據。

這些錢大多通過其下設機構,流向香港 " 民主黨 "、" 思想政策研究所 "、" 新力量網絡 "、" 香港職工聯盟 "、" 香港人權監察 " 等組織,用于組織、策劃、指揮香港街頭運動,并提供培訓、后勤保障、輿論引導等一條龍服務。

明目張膽招募暴徒;

大庭廣眾直接派錢;購買暴徒們身上的精良裝備……

不僅如此,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還有一個重點任務,就是培養 " 港獨 " 頭目。

今年 5 月 14 日,該基金會邀請李柱銘、羅冠聰等人開研討會,主題就是 " 反修例 ",李柱銘還曾獲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頒發的年度 " 民主獎 "。

2017 年,香港 " 民間人權陣線 " 召集人楊政賢曾參加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訪學項目。

香港《文匯報》曾披露,2012 年,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撥款 10 萬美元,通過 "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 干事葉寶琳交給黃之鋒,作為活動經費。2014 年 3 月,再次給黃之鋒 160 萬港元。

" 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 "、" 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 "、" 人權觀察 "、" 自由之家 " 等組織同樣是一丘之貉。

排在制裁 " 清單 " 中第二位的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子機構。今年 5 月,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副總裁克里斯多夫 · 沃克在美國國會書面證詞中承認,NDI 在香港 " 執行了一系列任務……涉及法制選舉體制建設、法治施行、公民自由及香港民主化的前景。"

美國人真正關心的是香港嗎?

12 月 1 日,香港梳士巴利道、科學館道附近,仍有舉著星條旗游行示威的年輕人。他們歡呼,因為在他們看來,美國通過的 " 人權法案 " 是對他們 " 自由民主 " 追求的回應,也是為自己暴行 " 撐腰 "。

而真相是,他們既不了解中國內地,也不了解美國;不了解歷史,更不了解政治。

美國人真的關心香港嗎?

表面上,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法案,參眾兩院的反華議員,比如佩洛西,比如盧比奧,在香港暴亂問題上,罕見地保持了一個 " 步調 ",那就是—— " 支持 "。

實際上,香港絕不是他們的目的。

不信?

當他們贊美香港街頭的 " 美麗風景線 " 時,誰會關注香港被損害的經濟發展?當他們作秀般說著 " 與香港同在 " 時,誰又會在乎被暴力深深傷害的那些普通人?

一切都是政治表演,表演的人各懷鬼胎。

譚主深信,當有一天香港真如他們所愿,變了顏色、失了秩序,他們又會像慣常那樣,拍拍屁股,和別的地區 " 同在 " 了。

在他們眼中,香港問題不是問題,香港只是個 " 棋子 "。

商務部研究院竺彩華教授告訴譚主:

實際上美國早就想動手,也一直在對中國施以各種羈絆。目前,美國的根本性問題是,在中國崛起后,其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無法再像過去一樣,在全球 " 薅羊毛 "。對其他國家,美國可以靠金融市場發動攻擊,但由于中國政府對金融市場的掌控力很強,即便在東南亞金融危機期間,由于大陸的支持,美國金融資本對香港的攻擊也是鎩羽而歸。更何況今天大陸還有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誰也得不了手。所以今天只能通過制造中國的地區不穩定,來讓資本退出中國市場,從而牽制中國,維持它的現有霸權。

2018 年開始,美國開始針對中國發動的貿易戰,核心目的就是為了維持其霸權地位。香港之于美國,確實也只是擾亂中國的一顆 " 棋子 "。

在不久前雁棲湖畔的 " 創新經濟論壇 " 上,96 歲的基辛格博士就直接指出,香港對于中國來說具有特殊意義,但是對于美國來說,沒有那么重要。

在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岑逸飛看來:

美國的邏輯是:要在中美貿易戰獲勝,必須狠心向香港 " 開刀 ",使中國在貿易戰陷入腹背受敵的窘境,多管齊下向中國施壓。

治理香港,中國內政!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問題是中國內部事務,所有問題要在 " 一國兩制 " 框架下解決,而根本就在于 " 一國 "。

2014 年,我國發布《" 一國兩制 "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明確:

" 一國兩制 " 是一個完整的概念。在 " 一國 " 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是直轄于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區域。中央政府對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內的所有地方行政區域擁有全面管治權。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固有的,其唯一來源是中央授權;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于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 " 剩余權力 "。

所以,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更不是獨立。香港的 " 高度自治 ",根本目的是為了保證中國領土的統一和完整," 一個中國 " 是一條不能逾越的紅線與底線。

" 一國 " 是根,根深才能葉茂;" 一國 " 是本,本固才能枝榮。

只有認清這一點,才能真正解決香港自身存在的問題。

今時今日,究竟香港需要什么樣的社會秩序?需要什么樣的民主?需要什么樣的發展?這是許多香港人應該放下偏見,好好思考的問題。

香港的未來,一定系于生活在這個地方的每一個人身上,系于背靠的祖國大陸,而絕不是大洋對岸那些將香港視為 " 棋子 " 的人。

香港問題,始終是中國自己的事。

欄目主編:張武 本文作者:玉淵潭天 譚主 文字編輯:李林蔚 題圖來源:IC photo 圖片編輯:朱瓅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上觀新聞

上觀新聞

站上海,觀天下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腾讯分分彩计划两期app 云南11选5胆拖参考表 抖音段子赚钱吗 1997年最赚钱 什么捕鱼游戏可以赚钱方法 沉迷于赚钱累并快乐着图片 打鱼机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数据 11选5胆拖号码生成器 潮商凭本事赚钱 球探棒球比分直播 海南环岛赛 打游戏卖装备赚钱是真的吗 新疆25选7开奖池多少钱 奔驰宝马线上娛乐 做钉珠生意赚钱吗 贵州思南开超市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