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莊子說的“真人”到底什么“樣”

上觀新聞 12-03

《莊子 · 德充符》里記載了一個有關 " 真人 " —— " 男神 " 的故事。這個 " 男神 " 名叫哀駘它(駝),衛國人,平民,而且有一張 " 駭天下 " 的臉。哀駘它也不是他的本名,而是人們給他取的綽號,因為他跛腳(即駘)駝背(即它)沒有人形,容顏丑陋得令人悲哀。但他確是不折不扣的 " 男神 ":與他相處的男人,會整天想著他而不愿離去:女孩們見到他,更是哭著喊著要嫁與他。當時有十幾個年輕女子都哀求自己的父母親說:" 即使給哀駘它老當侍妾,也不愿嫁給其他人作正妻。"

這讓好奇的魯哀公百思不得其解。因為他從未聽說哀駘它公開發表過什么驚人的言論,只聽見他總是附和別人的說法。他也沒見哀駘它有什么君王般的權勢可以去救濟別人的生死。甚至他連給人填飽肚子的薪資積蓄都沒有。最令他驚奇的是,哀駘它還長了一張能讓全國人民看了都做噩夢的丑臉(以惡駭天下)。就是這樣一個只會附和、沒有主見,而知識見聞也超不出自己生活范圍的哀駘它,卻讓全國的男男女女一個個五迷三道、圍著他打轉。于是魯哀公決定召見哀駘它,以便躬身檢驗他的 " 魅力 "。

哀駘它果然沒讓魯哀公失望——長得跟傳說中一樣可怖:" 果以惡駭天下 "。但是二人相處不到一個月,魯哀公就逐漸注意到了哀駘它的過人之處。相處不到一年時間,魯哀公便對哀駘它深信不疑了。此時,國內宰相之位正好空缺,于是哀公決定將這一重任交付給哀駘它。

可是,哀公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哀駘它會對這個劈天而來的富貴毫不在意,甚至還有些不大情愿。面對這樣一個丑陋無比的哀駘它,哀公竟然感到某種莫名的自慚形穢,終于堅決地以國相付。然而,沒過多久,哀駘它便辭職而去。這讓哀公惆悵了許多,生活也失去了原來的樂趣,恍如國中之人再無可與 " 為樂 " 一般。于是哀公只好向國內最有智慧的人—— " 孔子 "(《莊子》常常借孔子之口來講述自己的道理),傾吐苦衷。

" 孔子 " 聞言,莞爾一笑。說道:" 我曾出使楚國,恰好見到一群小豬圍著剛剛死去的母豬吮吸乳汁。可是,剛吸了一會,小豬們便驚恐地跑開了——原來它們發現母親已然死去,再也不能像生前的模樣,已經不是自己的同類了。小豬們自然愛自己的母親,但并非愛其形體,而是愛那個使其形體得以呈現的東西。那些戰敗而死的人,他們的葬禮,不會用錦旗來裝飾棺槨;受刖刑而失去雙腿的人,也不再珍惜他們穿過的鞋子:這都是因為失去了根本的東西(即勝利的榮譽與需要庇護的雙足)。而作為天子的妃嬪,不可剪指甲、不能穿耳洞(古代后妃禮制);想要娶妻的男子,就只能在宮外服役,不得再期許進入宮中做事(古代宮中服役皆需行閹割之術)。這些,只需形體周全便能做到,何況是德性完備的人呢?如今,哀駘它不說話卻能得到信任,沒有功勛卻能贏得親敬,使人把自己的國家交給他治理,還擔心他不肯接受。他一定是材質全備而不表現出德行的人。"

在 " 孔子 " 看來(實際是莊子的看法),只有活著的母豬,才能給予小豬哺育之愛;只有獲勝歸來的戰士,才能接受國家授予的榮譽;只有雙腿健在的人們,才會珍惜自己的鞋子。為了成為天子的妃嬪,女子可以做到不剪指甲,不穿耳洞;想要娶妻生子的男子,寧愿在外服役而放棄入宮為侍的機會。這類事情,無需高尚充沛的內在德性便可輕易做到。而要像哀駘它那樣,不需要有任何行動和表現,就能使人絕對信任和親近,甚至連國家大權也愿意交付的人,必然是 " 才全而德不形者也 "(《莊子 · 德充符》)。

那么,究竟什么叫做 " 才全而德不形 " 呢?這是魯哀公的困惑,也是《莊子》真正想要說明的問題。" 孔子 " 說:" 人的一生難免要面對生死、存亡、窮達、貧富、賢能與不肖、詆毀與贊譽以及饑渴、寒暑等變化無常的事實,但這些事實皆有促使其運行的生命法則。而白天、黑夜在我們眼前不斷輪轉,我們卻無法以有限的知識去把握它的本源。換言之,究竟是先有白天還是先有黑夜?我們無從得知。因此,懂得了生命的無常與有常,便不會讓以上種種變化,破壞我們內心的平和,更不會使其攪擾我們走向心靈的皈依。如果我們能使內心平和安逸而不失通達喜悅,即使日月流逝也始終以春天般的心態對待萬事萬物,這樣便可接洽萬物而生發出適時而變的心靈。如此便是所謂的‘才全’。"

" 那‘德不形’呢?" 魯哀公追問。" 孔子 " 回答:" 當水流靜止并達到最佳狀態的時侯,水面便呈現出‘均平’。同理,當人的內心葆有充實的德性時,其外在行為便有自己的‘水平’,而不會輕易動蕩。正是這種內在的德性,使得世間萬物成就自我,并使自我能達到和順的狀態。所以,當一個人的德性充盈于心時,外在的人與物便都沒法離開他了。"

至此,我們終于豁然。原來,令自我真正感到歡喜和悅、使別人感到自在舒適的東西,并不是外在的金錢、權力或者名望,而是發自于心的充實與滿足。《莊子》反復指出,只有內心的才智品德達到飽和狀態的時候,我們才是一個真實存在的 " 人 ",莊子把這樣的人稱為 " 真人 "(《莊子 · 大宗師》),即絕對的、本質的、純精神性的人。這樣的人,無欲無求,因為他已經實現了生命的完滿與自洽。他們睡眠時不入夢境,醒來時毫無憂思;他們不必山珍海味,卻吃得滿足而舒適;他們呼吸綿長,精神飽滿;他們不因為活著而喜悅,也不會因為必然的死亡而感到煩惡;他們輕松自如地來去人間,盡量不驚擾任何人;他們有純粹的精神世界,所以即便在世間勞碌,也不會覺得絲毫的辛苦。所以,生活對于他們,就像四時的自然流轉。

孟子說:" 可欲之謂善,有諸己之謂信。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大而化之之謂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謂神。"(《孟子 · 盡心下》)也就是說,善良的人能令人喜歡;誠信的人能令人欣賞。當這種善良、誠信的品格充實于內心時,他就會變得美好;當這種美好不僅充實于心,而且還能光照他人的時候便是偉大;當這種偉大化歸平淡之時,他就成了圣人;當他成為圣人而使人無從察覺的時候,他就是 " 神人 "。顯然,孟子所謂的 " 神人 " 便是莊子所推許的至人和真人,屬于中級段位的 " 男神 " 或 " 女神 "。而只有像那位遙遠的姑射山中的 " 神人 " 那樣," 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谷,吸風飲露。乘云氣,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逍遙游》)才能成為莊子心目中逍遙于心、物之外的 " 男神 " 或 " 女神 "。

欄目主編:王多 本文作者:曾建華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周寅杰

作者單位:揚州大學古代文學教研室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上觀新聞

上觀新聞

站上海,觀天下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腾讯分分彩计划两期app 时时彩后一计划app 中国e球彩 快乐12开奖走势图今天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捕鱼来了打弹头技巧 要塞随从任务赚钱 后三包一胆技巧 女方赚钱该拿出来吗 四川省快乐12手机版下载 18018期足彩进球彩 手机棋牌发牌有规律么 四川快乐12杀号技巧 新时时彩豹子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开奖接口 千炮捕鱼电玩城作弊 美国赚钱游戏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