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身染艾滋的貴陽 00 后少年:我的愿望就是活下去

ZAKER貴陽 12-02 24

藍陸克(化名)是一名 00 后,住在貴陽市郊區的一個鎮上。中考后的暑假,他和朋友在城里的酒吧待到深夜,閃爍的霓虹燈吸引著兩個年輕人,錯過了回家的末班車時間。藍陸克最后的記憶,是他被一個陌生人帶進了酒店 ……

藍陸克

藍陸克感染艾滋病已經兩年,每天按時服藥的他,體內的病毒已到了檢測不出的水平,意味著他已不具有傳染性。

他現在的愿望非常樸素,就是活下去,這也是他母親的想法,在她的眼里,兒子只是得了一種慢性病。

00 后艾滋病患者藍陸克

在北京從事防艾宣傳工作的貴陽人王明海,認識藍陸克是在兩年前。

當時王明海在貴陽的社工朋友小剛給他說," 你回來看看吧。" 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從事防艾義工工作的王明海明白,朋友說這話,代表著有些事情搞不定了。

隆冬時節,王明海專程回到了貴陽。早上剛下過雨,機場的水泥路面還殘留著積水,時不時卷起的陣陣冷風,吹得人一個勁兒地發抖。

藍陸克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了一會。還在貴陽某中學讀高中的他特意請了假,正捏著手機站在馬路邊東張西望。這是王明海和藍陸克第一次見面。

在帶藍陸克去貴陽市疾控中心檢查、登記的路上,王明海走得很快,只聽見身后傳來踏進水坑發出的嘎吱聲,撲哧撲哧,顯然他也顧不上那么多了。

王明海回頭問:" 你都明白要做什么嗎?"

藍陸克點點頭:" 大叔都給我講了。" 藍陸克所說的 " 大叔 ",就是小剛。

一路穿過狹窄的巷子和擁擠的菜市場,大家抵達了貴陽市疾控中心。

負責抽血化驗的醫生熟練地拿起針頭,刺入藍陸克手肘處的血管,將血液引流到玻璃試管。

" 你好小噢!" 在場的另一個醫生感嘆。藍陸克輕輕的回了一聲 " 嗯 "。醫患之間簡單的談話,讓旁觀者察覺不出他們內心或有的一絲波瀾。

王明海覺得自己像個蹩腳的群演,站在辦公室的一角有些局促。趁藍陸克和醫生交談時,他用余光瞥見了文檔上的字跡:藍陸克,生于 2001 年。

醫院檢測費用比學費還貴

幾天后,藍陸克的艾滋病確診報告出來了。

在王明海的指點下,藍陸克又向班主任請了半天假,去貴陽市第五人民醫院拿藥。

白色的墻面、白色的地磚、白色的天花板,消毒水的氣味彌漫在空氣里。初看上去,眼前的科室同醫院其它科室一樣。一排金屬座椅貼著墻壁一字排開,一個窗口負責坐診,另一個窗口負責采血化驗。就診的隊伍從窗口前排列,橫貫了十米長的走廊,蔓延到了門外。

終于輪到藍陸克了,醫生戴著口罩,露出兩只眼睛。她一邊詢問藍陸克的病情,一邊斜眼瞄著王明海。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帶著一個十幾歲的少年來就診,這樣的組合恐怕不多,多少會引起大家的猜疑。

果然,醫生問:" 你是他什么人?"" 朋友。" 王明海答得很快。

" 第一次拿藥必須監護人簽字,他還未成年,下次叫他家人來。" 王明海從診室退了出去。

" 一共是 2680,你看下發票。" 緊接著醫生說。

藍陸克愣住了,雙手開始慌亂地摸索口袋,最后不得不問王明海有沒有帶錢。他們倆七拼八湊,才把錢搞定。

第一次就花去了兩千多,藍陸克低聲抱怨:" 這比學費還貴啊。" 王明海無奈聳聳肩,雖然艾滋病的治療藥物是免費的,但相關檢測也不便宜。

體檢結果要 3 天后才出來,藍陸克還得向學校再請一次假。

" 我已經不能再曠課了 "

防艾機構正在開展宣傳活動

三天后,王明海和藍陸克再次見面時,他遲到了。確切的說是他們:藍陸克,藍陸克的母親,還有他的弟弟。

藍陸克的母親在焦慮不安的人群中顯得意外的平靜,她穿著一件舊式綠色大衣,表面已經起球,燙過的頭發散在肩上。拿到藥,藍陸克的母親在醫生的處方上簽字。

" 下一次還需要陪著來嗎?" 她問。這時她才顯露出緊張的神情。

王明海說:" 下次就診不用陪著來。"

她松了一口氣,說:" 我和他爸都要打工,弟弟才讀一年級,把他獨自丟在家擔心沒人照顧。"

王明海問她:" 還有事情不明白嗎?""……"

王明海脫口而出幾乎所有人都會關心的問題:" 擔心會死是嗎?"

她點點頭:" 就是了。"

" 這大可不必擔心,既然有藥就肯定有得治。"

她有些如釋重負。緊接著,她又有了新的疑惑,關于錢的問題。藍陸克的父親在建筑工地做工,而她一邊打零工一邊撫養兩個孩子,如果每次體檢都要花這么多錢,家里有些吃不消。

這個無比現實的問題,王明海也一時無法解答。

第二次去醫院拿藥時,藍陸克提前到了醫院。

" 你看你看!" 他晃動著手里的發票,一臉的成就感。藍陸克靠自己把費用交了,身高不到一米六的他,要踮起腳才能夠到繳費的窗口。之后是采血化驗,藍陸克順利拿到抗病毒藥物,他又提了一次體檢費用的問題。藍陸克希望王明海幫他去咨詢一下,是否能有費用減免的方法。

他說得很急促,這是他第三次請假,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他不敢耽擱,得立馬趕回學校。" 我已經落下很多課程了,不能再曠課了。" 他說。王明海看著藍陸克急匆匆離去的背影,有些心疼。

剛開始服藥的幾天,因為身體的不適應,藍陸克的脾氣變得有些暴躁,有時會忍不住呵斥自己的弟弟或者砸東西,但他一直試圖控制自己,畢竟從小他就被教導著成為一個榜樣。

在微信上,藍陸克告訴王明海,他在學習做飯," 我現在最拿手的就是蛋炒飯。"

我的愿望:好好活下去

王明海在網上看到一則《民政部財政部關于發放艾滋病病毒感染兒童基本生活費的通知》,給予正在接受中、小學教育和高等教育的艾滋病感染者每人每月 600 元的基本生活補助。

王明海把消息轉告給藍陸克,他沒來得及細看就問," 該怎么辦?" 王明海決定帶著他去一趟鎮政府的社會事務辦。

社會事務辦在一樓,工作人員是一個女性,三十多歲。

" 什么補助?"

王明海直言不諱:" 關于艾滋病兒童的補助。"

" 我們這沒有辦過這個補助。" 女人說著接過了王明海遞過去的資料,包括文件、身份證、戶口本復印件、學籍證明,還有確診報告單——那是唯一能證明藍陸克是感染者身份的。

她低頭看了看,沒說話,抄起桌子上的電話一通狂按。

" 我這來了一個人,說是要申請艾滋病兒童的生活補助,誒誒 …… 我們有這個補助沒得啊 …… 哦哦,我曉得了 …… 謝謝啊 ……"

放下電話,她繼續整理著他們遞交的資料。過了好一會兒,她說:" 還得讓學校開一個證明,證明他是多久入學和多久畢業,再寫一個申請。"

王明海說:" 申請我們可以現在寫,學校證明已經有學籍證明他是在校學生了,為什么還要開文件?"

她提高了音量說:" 我得曉得他多久入學多久畢業,錢發到多久。"

王明海有些憤懣,也跟著她拉高語調," 是不是他得艾滋病的事情必須要學校每個人都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你自己負責!"

她坐在柜臺后面,看著王明海和藍陸克,大眼瞪小眼,半天擠不出一個字。她最終收了藍陸克的資料,并沒什么多余的反應,確認都收好了以后,叫他們回去等消息。

從鎮政府出來,回到藍陸克的家,他的母親已經回來了,她想讓王明海留下來吃飯。怕趕不上回去的車,王明海婉拒了她,只是讓她記得提醒藍陸克按時服藥。

開學前,藍陸克的補助辦下來了,一個月 600 元,直到他高中畢業。

確診兩年來,每天按時服藥的他,體內的病毒已到了檢測不出的水平,意味著他已不具有傳染性。

藍陸克現在的愿望非常樸素,就是好好活下去,這也是他母親的想法。在她的眼里,兒子只是得了一種慢性病。

對于艾滋病

許多人害怕它、恐懼它

但或許從未真正了解它

12 月 1 日是第 32 個

" 世界艾滋病日 "

一起來了解

貴州艾滋病檢測力度不斷加大

記者從貴州省衛生健康委了解到,近年來,在貴州省委省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在省衛生健康委的正確指導下,各地各部門共同努力,使全省艾滋病綜合防治能力水平不斷提高,多部門協作的深度和廣度不斷加強,防治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

截止 2019 年 9 月,全省現存活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約 4.3 萬例,報告死亡約 1.7 萬例。分析全省的艾滋病疫情,呈現以下特點:一是隨著檢測力度的加大每年新報告的病例逐年增多。二是艾滋病流行波及范圍廣。三是三種傳播途徑并存,經性傳播為主要傳播方式。四是艾滋病感染者中男性多于女性,60 歲以上男性報告人數上升較快。

目前,全省有艾滋病確證中心實驗室 1 家 ( 貴州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 ;艾滋病確證兼篩查中心實驗室 12 家 ( 9 個市 / 州疾控中心、貴州省臨床檢驗中心、2 個原直管縣 ) ;艾滋病初篩實驗室 323 家 ( 醫療衛生、采供血、公安司法、第三方檢測公司等 ) ;艾滋病檢測點 1820 家 ( 二級以下醫療機構、民營醫院、個別村衛生室 ) 。全省鄉鎮衛生院 / 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以上級別的醫療機構均能提供檢測服務。

通過開展自愿咨詢檢測、哨點檢測、公安司法監管場所 " 逢進必檢 "、孕產婦 " 逢孕必檢 " 和醫療機構主動檢測等措施,擴大了監測檢測覆蓋面。2018 年檢測人次數達到了全省常住人口的 27.1%。2019 年截止 10 月底,我省已經檢測艾滋病抗體 889 萬人次,占常住人口的 25% 左右。

針對性傳播,全省各級疾控機構和相關社會組織,積極對娛樂、洗浴等場所進行干預;針對靜脈吸毒傳播,在 54 個縣市區已建立了 69 個戒毒藥物維持治療門診和 3 個延伸服藥點。

目前,我省已初步建立了省市縣三級艾滋病抗病毒診療體系共 106 家定點醫院;2019 年為加強隨訪管理,提高治療工作水平,我省將艾滋病病例管理工作下沉到鄉鎮衛生院 ( 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 和有條件的村衛生室,在這些醫療機構設立服藥點,截止 2019 年 10 月,全省正在接受艾滋病抗病毒治療的病例達 3.3 萬人,治療有效率達 91.2%。

來源 都市新聞

編輯 段筠 / 編審 李楓

以上內容由"ZAKER貴陽"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腾讯分分彩计划两期app 金融行业什么最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必出公式网址 新疆25选7 好彩1开奖历史记录 意甲联赛积分榜2018 环岛赛体育彩票 财神国际棋牌下载 北京赛车app软件下载 山西11选5开奖信息 开拓者vs国王预测 云南11选5100期走势图 王中王493333中特一网 小说 广东麻将初学图解 幸运快3计划网 五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