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白茶:貓在更大的世界里

ZAKER新聞 11-27 44

“人其實很復雜,他很想追求自我,但又很想被這個世界認同。”

白茶的工作室位于北京東二環邊上。接受ZAKER采訪這天,白茶穿著干凈的白襯衣,講話慢條斯理云淡風輕,看上去陽光又簡單,毫無戒備,不時會開開玩笑。

我指著他的手辦說“一看就好貴”,他笑著快速回道:“膚淺”。

 
西安,像一個懷抱

白茶對西安有著極深的眷戀。

“走在西安街上,路過像鐘樓、鼓樓還有大雁塔廣場、不夜城的時候,我會有種錯覺,會覺得自己回到了幾千年前,回到大唐盛世。它給了我很多精神上的支柱。”

即使現在人在北京,他依舊會時常回去西安。作為“半個創業者”,壓力特別大的時候,他會回去找當年一起混的朋友們過個周末。在過去的朋友面前,他就不是“白茶”,而是那個吊兒郎當,呼朋喚友一起做壞事的梁科棟(白茶的原名)。

白茶會做一些很特別的事情。

今年過年,在小學同學聚會上,白茶帶了一套人教版的語文課本,也就是他們當年的教科書。“每個人看到的時候都很驚訝”,白茶說,“當時老師也在,還領讀,帶我們讀完了三年級課本里的一篇文章”。

白茶用一種近乎驕傲的語氣在說這件事,因為“當時覺得,終于做了一件感染到大家的事情”,這讓他很開心。

白茶說自己是個很念舊的人。

大學生活他印象最深的,是寢室里三個人連續失戀,大家借酒澆愁,喝了三天,屁股把樓下的石板凳都磨得光滑了,他們的胃也喝傷了。

年少輕狂。有很多荷爾蒙,少有方向。

白茶是學醫的,卻對專業不感興趣。畢業之后也沒法做對口的工作,過起了一段漂浮在社會的日子 —— 當服務員、貼路牌廣告、跟著親戚賣水果、跑業務 ...... 甚至想去做臨時演員。

“老爹打來的一個電話讓我有了新的開始”。當時白茶的爸爸在收音機里聽到西安有個卡通工作室招實習生,于是記下聯系電話幾經輾轉送到他手里。

白茶連夜畫了兩張畫,第二天就去面試了,老板勉強留下了白茶。還是個學徒的他在工作室里進步特別快,只學了一兩個月,基本上就超過里面的其他員工。很快地,他的天賦展現在科幻作品的創作之中。

白茶早期獲獎作品

再后來,白茶去考了西安美術學院,開始一邊畫畫工作一邊自己學習,在互聯網上找各種可以學習的資源。那是 2009 年,有一個網站給了他繪畫的動力。

當白茶還默默無聞時,他在站酷網(國內最大的設計師聚集地)的 ID 叫“兜兜里有糖”。由于很多設計師會在這個網站上看彼此的作品,有許多人都給予了白茶正面的肯定。“站酷那幾年,我不太考慮這個東西有什么商業價值,我就希望能上首頁(好的作品會被網站編輯推薦到首頁),感覺那就是給我努力的最好的回報。在很多年以后都繼續給我繪畫的動力和創造的動力。”

也是在這里,白茶認識了味精,后來成了他公司的聯合創始人。2016 年,味精的一句話讓白茶從西安出走,來到了北京。

 
一只貓,成就和糾纏

每個“離家出走”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而白茶的理由是“為了給孩子一片天”。

“孩子”指的就是“吾皇”。

看著白茶一步步走來的站酷網 CEO 梁耀明回憶,“在吾皇火爆之前,白茶就已經是很成熟的商業插畫師”。畫了幾年科幻風格、文藝風格的作品之后,白茶發現,這個市場并沒有很大。他開始有了“覺醒”,并且想找到一個和世界溝通的方式。

白茶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接受,就像他很喜歡的幾米一樣。“想要尋找一個沒有門檻的媒介,來做自己的情感表達”。

白茶選擇了貓。

2015 年初,白茶開始在微博上發表一貓一狗一少年的漫畫作品,輕松詼諧的故事內容,加上別具一格的畫風,還有姚晨、高曉松等明星的關注和轉發,為“吾皇”和“巴扎黑”賺足了人氣,微博粉絲數急劇增加。

很有商業頭腦的味精本想攛掇白茶和她一起做培訓,反被白茶說服留在西安,負責“吾皇”的對外商務合作。

“我單純地因為喜歡貓,然后就畫了一張又一張。大家都很喜歡,我也很開心。”說這句話時,白茶一臉滿足,就好像小學聚會上那個讓大家開心的他一樣。

受歡迎的同時意味著需要更廣闊的的市場。在西安工作期間,味精和白茶一直在衡量“吾皇”的價值。味精認為要想把“吾皇”做得更好,一定要去北京。“北京離資源很近,而且那里的創業氛圍,你必須去了才能感受到。它給你壓力,但也是動力。”味精說。

而白茶只想好好畫畫,一開始他拒絕離開西安。但真正讓他下定決心的那句話是味精說,“如果你真的是把吾皇當孩子,你希不希望它在成長?”

本著對“孩子”的愛,白茶的態度逐漸有了轉變,“不得不承認,西安適合生活。但要創業,最好去北京。”

味精說和白茶共事,他最大的優點是“有回旋余地”,很多決定他即使當下不認同,但在聽取了別人的意見之后,也會做出讓步。

就像 2017 年,“吾皇”第一次線下落地時,白茶一開始也是不同意的,“我不愿意把它交出去”,白茶說,“可能是一個藝術家的極端苛刻,我覺得很多細節的地方沒有做好。”味精也回憶道,“當時我們為了促進這次線下合作,整個團隊被虐得很慘,改了十幾遍設計圖,但其實在業內還是引起了不小的反響,因為國內還沒有一個 IP 能夠做到這樣大型、大體量的線下活動展”。

落地前白茶一直很不開心,但看到大家對“吾皇”的喜愛之后,一掃白茶心中的陰霾。“沒想到大家特別喜歡,我就很開心。”

回想起來,白茶承認自己有過自滿的時候。“以前我會很自滿的覺得自己生活不錯,會覺得我有吾皇,我比別人厲害。中間有過挫敗,也膨脹過,還因為處理不好人際關系,搞得團隊內部大家都很壓抑,其實都有。但現在我覺得,還有太多需要反思和學習的東西了。”

繁忙的工作有時會讓白茶很受不了,“生活和工作融合在一起,既快樂又痛苦”。

于是他做過一件比較“瘋狂”的事情 —— 從東二環出走。

白茶一個人跑到麗江待了 20 天。那 20 天里,他沒有去任何的景點,就住在朋友開的民宿里,每天騎著小摩托車去洱海旁邊轉轉,“我太需要安靜的狀態了”,白茶說,“因為沒有一個人的時候,你就聽著水聲,看著非常清澈的水和非常透亮的天空,就是覺得特別棒。”

“不知道對別人來講算不算瘋狂,對我來講真的算一個突破”。

對白茶來說,另一個突破是,他把自己從“繪本作者”、“漫畫家”等標簽中抽離,做自己認同的藝術家。

 
用心了,就是藝術

商業和藝術好像一直都格格不入。

就像人們會認為,你不是獨立音樂人就寫不出好歌,你不是 underground 的就不是 real 的 rapper,你的畫作商業化了,就不是藝術品。

白茶也十分掙扎,直到他最近看到了樸樹的一個訪談。當他看到樸樹說,“這是我的工作,我要靠這個賺錢”、“說實話我這一段時間真的需要錢”時,白茶釋懷了一些。他覺得商業和藝術就像一對戀人,得到了一些,就會失去一些。

“吾皇”其實有它強大的生命力。

在剛剛過去的雙十一中,天貓的公開數據顯示,最受歡迎的進口商品是貓主糧,甚至超過了嬰幼兒奶粉。在這個流行吸貓的時代,人們對“吾皇”寵愛有加。“它本身有很強的商業潛質的時候,我就需要從創作的角度推他一把”,白茶說。

最開始他并不知道為什么要畫“吾皇”,只想讓人開心。后來他知道,“吾皇”系列是可以帶給人愛和陪伴的。正如他在在《就喜歡你看不慣我又干不掉我的樣子 4》中寫下的序言:“如果這些有趣的文字和畫面能讓你從繁忙的工作和生活中抽身片刻,感受到純粹的快樂,那就再好不過了。”

白茶喜歡伯里曼,每一個學習美術的人都知道“伯里曼人體結構繪畫”,“他的人體結構真的是非常的美,不用做任何修飾,只要把人體把肌肉骨骼化出來的時候,我就能盯著它看半天。”

當他更追求對情感的認知時,白茶喜歡上安德魯懷斯的作品。他會戴上耳機,聽著周杰倫的歌,看著畫,自己腦補一個故事,就這么坐一個下午,每次看,他都能聯想到不同的故事。

他還特別崇拜馬塞爾 · 杜尚,一個 100 年前把小便池帶入藝術展的法國男人。“他是一個總是試圖去顛覆和打破藝術的邊界的人。大家都在爭論這個小便池是不是藝術。我覺得他這樣的舉動對我來講挺震撼的。”

“大家會覺得好像一個 IP 過分商業化,就離藝術越來越遠。我沒有辦法掰得動大眾的想法,但在我心里面,我用心畫過的每一幅畫,它其實就是藝術。我不打算說服大眾。”

對話

ZAKER:想通過繪畫帶給讀者們什么?

白茶:以前其實想得不是很清楚,我就希望讓大家開心,對。但現在覺得,既然已經建立了吾皇這樣一個大家庭,就會希望給大家更多。我現在給自己的漫畫定了幾個大家經常會聽到的詞,就是“關于成長”,“關于愛”和“關于陪伴”。希望這個漫畫給到大家的感受是放松,解壓。

 

ZAKER:“吾皇”成為現象級 IP,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的?

白茶:我自己的感覺是,IP 早期的定位非常重要,你選擇怎樣的人群、怎樣的創作方向是最最重要的。如果你本身就選擇一個非常狹小的群體的話,那么這個 IP 想擴圈傳播是非常難的。我在畫吾皇的初期就沒有把它非常嚴苛的定義為二次元,特別是第一本書的時候,會有一些繪本的痕跡。因為我希望它在閱讀上面既不被定義為漫畫,也不被定義為繪本。我只希望讀者在閱讀的時候,盡量沒有門檻,內容盡量是趣味的,盡量是每個人都能接受到的。

 

ZAKER:覺得跟粉絲們保持緊密的聯系是有必要的嗎?

白茶:我覺得作者跟粉絲也不用太親近,不用想著每天去怎么討好粉絲。我覺得我們的聯系就是作品,他從作品里面了解我,了解吾皇、巴扎嘿,只要他真的因為這個作品笑過、哭過,就值得了。所以我其實很少去做一些比較刻意的互動。

 

ZAKER:有沒有想過《就喜歡你看不慣我又干不掉我的樣子》整個系列的走向?

白茶:現在我會覺得這個系列可能性蠻多的,比如第五本書的話,可能會加入一些新的角色,但是主題還是跟愛和陪伴有關。我不知道未來怎么樣,可能明年、后年,我對這個世界有新的認識的時候,我的視野再打開一點的時候,可能會跟我現在敘述的不太一樣。

 

ZAKER:給年輕人一些關于開始的建議。

白茶:就是空間色彩結構的知識一定要扎實。未來你的風格可能會變,但那是未來的事情。當下無論是掙錢還是創作,那都是一個最基本的手法。還有,既然說是年輕人,年輕就應該多多嘗試,不要把自己框死在某一個作者或者某一個作家的風格里。多多嘗試,多多發現你喜歡的東西。

ZAKER 新聞出品
采訪 & 撰文 / 莊牛奶
編審 / 陳塵
視頻 / 蔡揚
攝影 / 高君杰、謝云璞
設計圖 / 郭小迷

往期回顧

以上內容由"ZAKER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腾讯分分彩计划两期app 蓝色球号码 隐形赚钱方式 网络捕鱼游戏大厅 玩极速时时彩是骗局吗 欢乐捕鱼人怎么卖金币 彩九首页 技能 赚钱 皇家国际官网电玩 一大帮游记怎么赚钱 重庆时时彩技巧 手游试玩赚钱哪个靠谱 妈妈赚钱图片大全集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台湾旅游业赚钱吗 小说微信群推广可以赚钱